我的位置: 首页 > 嘉华新闻 > 学校新闻 > 嘉华学校特级荣誉顾问——杨芙清院士

嘉华学校特级荣誉顾问——杨芙清院士

2013-02-01 11:36:44
来源:
[导读] 杨芙清院士是我国“软件工程的铺路人”,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内外知名的学者,同时也是北大青鸟的创始人。她几十年来一直从事计算机科学技术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其研究工作主要集中于

杨芙清院士是我国“软件工程的铺路人”,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内外知名的学者。她几十年来一直从事计算机科学技术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其研究工作主要集中于系统软件、软件工程基础理论和软件工程环境、软件工业化生产技术等方面,取得了系统性的、富有创造性的科研成果。

杨芙清 (北大青鸟嘉华中心总经理金雨老师与杨芙清院士合影)

杨芙清院士以其在软件工程领域的开拓性、系统性和创造性的工作被誉为"软件工程铺路人"。因其杰出的科学成就,她多次获得各种荣誉称号和奖励,包括:国家及部委级的多次科技进步奖、科技成果奖、全国"三八"红旗手、国防科工委"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何梁-何利基金1997年度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国家"七五"、"八五"重点科技攻关先进个人等。杨芙清院士多年来培养了近百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发表论文90多篇,著作6部。

杨芙清院士同时也是北大青鸟集团的创始人。北大青鸟是青鸟工程的成果转化机制,在青鸟工程的基础上,面向行业,不断拓展,积极推动科研成果向产品市场的转化,逐步形成了青鸟基础软件产品、青鸟信息系统及应用软件开发平台产品以及青鸟嵌入式系统产品等三大产品体系,并在诸多行业中得到了应用,形成了以计算机软件和微电子为主体的信息产业集团。

作为中国软件产业的积极推进者,杨芙清院士站在发展中国软件产业的角度上,针对我国软件教育提出了许多常人所不能及的见解,对我国的软件教育与软件产业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印度软件产业的发展只对我国有借鉴作用,而不能成为我们的样板。”

杨院士分析,"印度软件业主要靠代工,而我国很重视发展自主软件。由于国情不同,我们可以借鉴印度的经验,但不能照搬印度模式,仍要继续重视自主软件。"她认为,只要政策适当,人才结构合理,中国软件业不出两年就可以赶超印度。

杨芙清认为:中国软件产业化水平相对较弱,但在软件的研究和技术水平上并不差。在国家科技攻关计划、863计划、攀登计划、自然科学基金等的支持下,国内企业和研究机构在操作系统软件、平台与工具软件、信息安全与网络管理软件、人机交互软件如汉字识别、中文处理、语音识别等方面都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并开发出了相应的自主软件产品。

在我国软件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杨芙清院士就经历了三次重大软件创新实践:首台国产百万次计算机--150计算机系统多道运行操作系统的研制;国产第一个系列计算机--200系列软件系统的研制;国家重大科技攻关项目--青鸟工程的实施。这三大软件工程实例,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人只要坚持自主创新和自力更生,完全有能力开发具有自主版权的软件也有实力发展民族软件产业,并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比尔盖茨拜访杨芙清教授)

针对国际软件产业发展中不断出现的各种"热潮"和软件从业人员对中国软件发展方向的摇摆不定,杨芙清特别指出:"当前是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技术的发展非常迅猛,新技术、新产品大量涌现,令人眼花缭乱。处于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软件产业需要很好地把握住方向,否则就很可能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总说以不变应万变,要遵循基本的科学规律,不能东摇西摆,一会儿弄这个,一会儿又去弄那个。"

杨芙清提出,软件和计算机是工具,它们进入某个行业就跟这个领域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发挥作用,才能促进这个领域的信息化。进一步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形成软件行业的产业化,才能推动我们整个软件产业的发展,并使之成为国民经济信息化的核心,而不仅仅是一个软件产业能否挣钱或挣大钱的问题。当然,软件产业成为国民经济信息化的核心自然就能挣大钱。

杨芙清的软件人才教育观

软件的发展关键在人才,如何培养人才、如何稳定人才、如何激发人才的创造性,是软件产业必须要考虑的。软件产业需要多层次的人才,适应不同层次的工作,发挥不同层次人才的作用。

在我国,IT人才存在着严重的结构失衡,缺在"两头":既缺高级IT人才,包括高级管理人才和高级技术人才,又缺基础技术人才、产业人才,缺乏能够把科研开发成果转化为现实产品的工程化人才,缺乏职业化软件工程师。她说,北大青鸟就有很多有市场、有创新的项目,因为没有足够多的工程化人才,而科研人员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所以目前仍不能实现技术的产品化。

杨芙清说,在中国,IT人才主要是在高等院校的计算机专业及电子电信等相关专业学历教育培养出的大学毕业生,每年大约在5万人,这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员出国或进外企。另外还有一些凭借聪明、兴趣和勤奋自学成才的编程高手。人才的匮乏,已成为制约中国IT业发展的瓶颈。

她认为,当前需要培养两类人才:一是"白领"人才,培养多层次、实用型、复合型(管理+技术)和国际化(双语、懂国际流行开发标准)的人才,这一点已被重视;二是"蓝领"人才,培养专业化、工程化、标准化的编程人员,这是软件形成产业的基础。她说,培养编程人员可以借鉴印度的经验,由高中毕业生开始培养,而不一定要大学生。这样才可以形成稳定的编程人才队伍。

探索与实践

杨芙清并没有停留在坐而论道的层面上,而是起而行之。她多年来不仅亲自培养了近百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还成立了北大青鸟APTECH公司,培养专业化、工程化、标准化的编程人才,即软件蓝领。为培养高级软件人才,杨芙清还积极参与建设示范性软件学院的工作。

北大青鸟APTECH公司以特许方式在全国建立了数家连锁培训中心,目前正在接受ACCP培训的学生已超过24000人。到今年年底将有全部完成ACCP课程的学员结业。据了解,ACCP是印度APTECH公司集16年教学经验,结合社会普遍需求与学员特点而推出的一门贴近市场需求、注重个人实际能力和综合计算机素质培养的课程体系,是独立的第三方IT职业认证培训机构提供的全面IT职业培训解决方案。杨芙清认为,ACCP认证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将为中国的软件产业培养成千上万的软件产业"工人",为中国的软件产业化奠定基础,对中国的软件业发展和提升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杨芙清作为一名学者,更关注中国软件业的建设与发展。她更多的是站在中国软件产业的角度、中国国家利益的角度、世界软件发展趋势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培养科研人才、培养软件白领、培养软件蓝领,不随波逐流、不盲目跟风,冷静分析,认真对待,勇于实践,这所有的一切构成了杨芙清对中国软件人才培养的独特思维体系。而更重要的是,她对产业发展以及人才培养的研究结论和独特观点,必将对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和软件人才的培养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这是最具现实意义的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 特级 院士 荣誉
评论
热点专题
>>
相关文章推荐
>>